志愿服务

Volunteer service

志愿服务

Volunteer service

爱心助教传家训 育人助人好家风


                                                          (全国第一届文明家庭、全国五好文明家庭、全国最美家庭)

    洛宁县赵玉峰家几代为师,在教书育人的同时,还热心帮助贫困孩子,代代传递育人、助人好家风。从30多年前他拿出自己1/3的工资替贫困生交学费,到如今全家参与公益活动同走爱心路,爱心已成为这个家庭最闪亮的名片。
    打工卖粮,资助学生
  故事要从30多年前说起。1985年,赵玉峰在洛宁县西山底中学任教。当年,班上有俩名学生因为家庭贫困迟迟交不上学费,他知道后,悄悄地从当月30元的工资中为每人垫付了5元学费。此后,资助贫困学生就成了他当仁不让的分内事。
  班上的贫困生,他帮助交学费;特别困难的学生,他带在身边同吃同住;“管”的学生越来越多,工资不够用,他就卖掉家里的粮食为学生筹钱。
  2008年以后,赵玉峰的2个儿子先后考上大学,家里还有年迈的父亲和下岗多年的妻子,家庭负担越来越重。为了坚持做公益,年近半百的他,利用寒暑假到建筑工地打工。推车、搬砖,他样样都干,饿了啃口馒头充饥,渴了喝口自来水,干活十分卖力。
  “干了35天,挣了2450块钱。”如今,想起当初打工的辛苦,赵玉峰仍然不后悔,“教书的去搬砖做苦力,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想到能多帮助几个孩子,我还有啥拉不下脸的!”
  “他连1块钱一瓶的矿泉水都不舍得买,为了做公益把烟都戒了。”提起自己熟悉的赵玉峰,志愿者孙斌充满敬佩。
    如今,53岁的赵玉峰还坚持每年至少打工2个月。8年来,15张记工单,450多天零工,赵玉峰挣了4万多元,全部资助了贫困学生。
    爱心助教,传承家训
  在赵玉峰家客厅的茶几玻璃下,压着一张《朱子治家格言》。“小时候父辈口口相传教我们,我也是这样教育孩子们的。”赵玉峰说,自己坚持资助贫困学生,也是受家庭的影响。
  赵玉峰家几代从教,他的曾祖父、祖父都是教书先生,十分重视教育。父亲兄弟4个,过去家里穷,屋子少,祖父就在自家院子里挖了个天井窑院,给孩子们提供学习场所,亲自教学;为了供孩子们外出求学,祖父上山打柴拉出去卖钱。“再穷不能耽误孩子读书”是赵家几代人坚守的信条。在祖父的坚持下,赵玉峰的父辈出了3名“大文化人”,1名考上黄埔军校,两名考上河南大学。
  “当时家里穷拿不出钱,父亲是在全村人的资助下才勉强读完大学的。”赵玉峰说,父亲在几十年的从教生涯中,也资助过很多寒门学子。正是这段经历,让父亲经常把“施惠勿念,受恩莫忘”挂在嘴边。
  为了不给儿女添麻烦,如今赵玉峰92岁的父亲仍住在西山底乡亢洼村。老人虽已耄耋之年,但还是个热心肠,村里修路组织捐款、给五保户送温暖、为寒门学子捐学费,总少不了他的身影。“每月4000多元的退休金,他自己花不了多少,大多捐出去了。”赵玉峰说。
    全家同心,甘守清贫
  赵玉峰的爱心感染着身边的人,儿子为他支招,发布网帖征集志愿者;物资从天南海北寄来,家里成了爱心中转站;妻子与他同行,成了爱心邮递员;衣物堆满地下室和走廊,儿媳帮忙分拣、打包……
  做公益要有经济支撑,这个普通的乡村教师家庭是如何拧成一股绳,齐心做公益的呢?
  “一开始,我并不理解,没少跟老赵红脸。”妻子杜盘霞说,后来,赵玉峰给她讲述了贫困学生的情况,带她一起去山区走访,还有受助学生考上大学回来答谢……她被丈夫的行为所感动,决定外出打工挣钱,跟他一起做公益。
  每年冬天,各地寄来的爱心衣物多达10万件,近百个大小不一的包裹,挤满了地下室和走廊。为了让这些衣物尽快送到需要的人手中,赵玉峰和妻子连夜分类打包,经常磨破手指;为了把爱心物资一一送达,他和妻子肩挑手提,自己掏钱雇车去送。平均每年,他和妻子将爱心物资送入近万个家庭。
  对于贫困学生,赵玉峰夫妇虽一一设法去帮助,但对于自己的孩子,夫妻俩从小就教育他们养成节俭的习惯,大学期间就要求他们打工挣钱养活自己。
  去年,赵玉峰牵头组建了洛宁爱心志愿者联盟,与外地志愿者联盟合作开展公益活动。现在,他每天都要上网发布、查询爱心网帖,传递爱心。一直到现在他用的都是一台大块头显示器的台式电脑,光开机就得花好一会儿。我们问他,为什么不换一台更快的电脑,他笑着摆摆手:“这个还能用,等等再换,有那么多贫困学生需要用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