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联动态

Women's Federation updates

【平安创建·她力量】律师以案说法——夫妻一方能否以共同财产为由排除法院强制执行?(十七)


夫妻一方能否以共同财产为由排除法院强制执行?

案情简介:小李和小陈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小李开办了一家物流公司,生意做的红红火火,小陈是一名公职人员,工作十分稳定。二人结婚后经过多年打拼,购买了两套住房,小李因个人经济纠纷欠了200万元债务,对方胜诉并申请执行后,法院查封了二人名下一套房屋,小陈十分苦恼,认为房子是夫妻共有财产,自己占有房屋的一半产权,希望排除房屋50%份额的执行。
法院执行共有财产的方式:在执行案件办理过程中发现,法院执行夫妻共同财产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除了共有财产以外,执行案件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时,法院会暂时中止执行,由财产共有人或者债权人代位析产之后,以析产诉讼的判决书为依据对可供执行的共有份额进行处分。
  第二种方式:执行法院直接对夫妻共有财产进行拍卖、变卖。对拍卖价款按照夫妻双方各占50%的比例进行分割,法院仅执行作为被执行人一方的部分,另外50%则返还给另一方配偶。
 律师解析:之所以出现以上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是因为共同财产的复杂性、执行法律规范及细则的缺失以及执行法官对相关规定理解不统一导致的。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案件,对夫妻共有财产处置以及配偶一方是否有权排除执行进行了释明。
类案索引(2017)最高法民申2083号
案情摘要:刘成英与张春田系夫妻关系。1985年6月21日双方登记结婚。联商物业公司诉张春田等人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判令张春田等人共同给付联商物业公司违约金2000万元。该判决生效后联商物业公司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裁定,继续查封登记在张春田名下的案涉房屋和5辆车。刘成英不服,请求中止对涉案房屋50%份额的执行。法院驳回刘成英的异议后,刘成英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最高院观点:涉案房屋作为刘成英与张春田夫妻共有财产,联商物业公司申请人民法院执行用于清偿张春田所负个人债务,符合法律规定。在人民法院对涉案房屋采取执行措施后,刘成英作为共同共有人依法应当通过协商或诉讼方式进行析产分割,以保护其所有的相应份额,并便于人民法院对张春田个人份额部分进行执行。在其没有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协商或诉讼的方式对涉案房屋进行析产分割的情况下,不能仅基于共有人身份排除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原审法院基于刘成英未就分割涉案共有财产与张春田达成协议并经债权人认可,亦未就涉案共有财产提起析产诉讼的实际情况,认为其主张的50%财产份额难以从涉案房屋中明确分割,因而不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意见,具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
律师观点
夫妻一方是不能以共同财产为由,要求排除对房屋50%份额的执行。虽然不能以共同财产为由排除执行,但立法同样给予了一定的救济途径。
夫妻一方作为被执行人时,执行法院可以直接处置被执行财产,配偶一方如果认为侵害了自己的财产权益,可以根据《查封扣押冻结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经申请执行人同意与共有人达成析产协议,或直接提起析产诉讼进行析产,析产后保留自己应有的份额。
法律规定
《查封扣押冻结规定》第十四条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并及时通知共有人。
共有人协议分割共有财产,并经债权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有效。查封、扣押、冻结的效力及于协议分割后被执行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对其他共有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予以解除。
共有人提起析产诉讼或者申请执行人代位提起析产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诉讼期间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
律师简介
王丹丹律师,北京盈科(洛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兼业务部门副主任。执业至今尽心尽责,坚守本心,曾担任多家政府、企业长期法律顾问,先后办理了大量的民商事诉讼及非诉和执行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实务经验。专业领域:执行案件代理、合同纠纷、不良资产处置法律实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