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联动态

Women's Federation updates

【平安创建·她力量】律师以案说法——继受股权的股东是否可以在执行程序中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十八)


继受股权的股东是否可以在执行程序中直接追加
为被执行人?


律师简介:张婷律师
河南新企合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党支部书记,法学本科,学士学位,拥有证券、基金从业资格。业务领域:商事合同纠纷及争议解决;公司股权类纠纷及争议解决、企业法律顾问、破产企业法律尽职调查业务、投融资业务专项法律服务、银行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为中小企业、国有企业提供长期法律顾问服务。

案情简介:
2014年7月,A公司与B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B 向A借款1000万元,借期一年,B公司两名股东苏某、李某承担保证责任并承诺如不能还本付息,自愿将股权转让给A公司指定人员。2015年上述借款到期后,B公司无力清偿,苏某、李某将股权转让给A公司指定的两名员工,2017年该两名员工将股权出售给C公司后A公司债权得以实现,2021年5月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B公司及其原股东苏某、李某连带清偿D村民组织3000万元债务(该诉讼2015年已开始)。2021年10月D村民组织以原股东苏某、李某存在抽逃出资的情况,要求追加继受股东(A公司两名员工及C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是否应得到支持?
律师解析:
1、执行阶段是否可以直接追加继受股东为被执行人?
D村民组织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十八条的规定,认为继受股东作为受让人知道原股东抽逃出资情形,应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因而申请追加继受股东为被执行人,但D村民组织援引该规定缺乏一个重要的基础和前提,那就是股东是否构成抽逃出资、抽逃出资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范围、转让股权时受让人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抽逃出的情况应该由人民法院经过实体审理程序后作出生效判决予以确定,责任尚不明确且继受股东未参与实体审理的情况下,不能通过执行程序直接追加受让股权的股东为被执行人。
2、有出资义务的股东转让股权,继受股东是否应该承担原股东的出资义务?
本人认为,在认缴资本制背景下,原股东和继受股东进行股权交易,继受股东对原股东出资义务的连带责任应建立在继受股东对原股东的出资情况有详尽了解的前提下,如果继受股东对上述情况有充分的认知并且根据案件事实明显能够证明继受股东应承担责任,那该继受股东不可避免的要代为履行出资义务,但上述情况也应在执行异议之诉中处理,而不是法院执行机构直接认定继受股东的出资义务,从而追加其为被执行人。申请执行人更不可利用程序上的权利损害其他当事人的诉权。
针对本案所出现的情况,律师提示:
1、股权转让交易前,对目标公司进行详尽的尽职调查,特别注意正在进行的诉讼是否对本次交易有重大影响,如有本案中出现的出资瑕疵的情形,那继受股东将面临被执行的可能,股权变更前让出资瑕疵的股东补缴出资款或提供财产担保确保目标公司可以全面履行股权转让交割前已经存在的债务。
2、股权交易前,尽可能让专业的审计机构重新出具验资报告,证明原股东已完成出资,受让股东是善意受让股权的。
3、作为债权人,如因要实现对某公司的债权而进入诉讼程序,为了避免到执行程序后才发现遗漏关键诉讼主体,应该在提起诉讼的同时调查股东出资是否出资到位,有无抽逃出资的情形,这样一来,即便进入执行阶段也可以为自己获得更多的执行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