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妇联工作妇女维权 正文
〔妇女维权〕
妇女维权
组织建设
妇女发展
县区妇联
妇儿规划
志愿服务
巾帼英雄
【牡丹姐姐普法工作站】一般保证中,债务人被关押是否影响先诉抗辩权的行使?
发布时间:2021-03-15 10:07:52    来源:
律师简介:赵娇,河南翰法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执业以来,办理过多起公司、金融、劳动合同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等案件,对经济纠纷以及企

            
 
律师简介:赵娇,河南翰法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执业以来,办理过多起公司、金融、劳动合同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等案件,对经济纠纷以及企业合同风险防控有着较深入的研究。通过办理大量的诉讼及非诉讼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

前言:2021年1月1日实施的《民法典》对担保法律关系中如何确认一般担保和连带担保以及一般担保中的先诉抗辩权问题均有不同程度的修改,此次修改对司法实践具有重大影响。下面我通过一个案例来分享关于一般担保中先诉抗辩权的问题。
案情概要:李某与赵某是朋友关系,2014年11月,赵某与其丈夫冯某谎称因投资房产项目需向李某借款,赵某表示对此债务提供一般担保,故李某同意赵某与冯某提出的借款方案,即以李某自有房产向冯某联系的小贷公司抵押贷款,再转借给赵某和冯某。后因赵某与冯某失去联系,李某报警。经过刑事审判,冯某已被判决犯有合同诈骗罪并已服刑。因冯某无力退赔,李某起诉要求判令赵某、冯某连带返还借款及利息、直接损失、实现债权费用等514余万元。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赵某作为一般担保人是否享有先诉抗辩权。
一审法院认为,李某与赵某签订的保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根据合同约定,赵某承担一般保证责任。本案中,冯某于2015年5月后离开原住所,而后被判处有期徒刑,李某要求冯某履行债务明显发生重大困难,依据《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一条下落不明情形,故赵某作为一般保证人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
二审法院认为,冯某被羁押于湖北省武昌监狱,不属于司法解释中的下落不明,且未有法律程序确认冯某无财产可供执行,故赵某尚未丧失先诉抗辩权基础,一审法院认定李某要求冯某履行债务明显发生重大困难,赵某作为一般保证人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属于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律师说法:先诉抗辩权是一般保证人在债务人以财产清偿债权之前,免于对债权人清偿的抗辩权,先诉抗辩权保障一般保证人仅为第二顺序债务人,债权人在对第一顺序债务人追索前,不能从一般保证人处获得清偿。但为了保障债权人的权益,《民法典》第687条规定债务人下落不明,且无财产可执行时可以直接要求一般保证人承担责任。债务人被羁押于监狱不属于司法解释中的下落不明,且未有法律程序确认债务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时,一般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